欢迎光临姻深缘浅法律咨询平台 热门标签 在线咨询 法律服务 网站地图 找律师 官网微博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777-6989
离婚法律咨询

深圳婚姻法律咨询因感情不和引发的离婚财产纠纷

时间:2018-05-08 浏览:  次 作者:深圳离婚律师 文章出处:http://www.hunyin598.com

  上诉人(原审被告)颜昇潮,男,1973年2月26日降生,汉族,深圳婚姻法律咨询住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山根寨边村三巷10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梁巧弟,女,1977年12月1日降生,汉族,住佛山市南海区西樵镇山根寨边村。
 
  上诉人颜昇潮因夫妻离婚后财产胶葛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众法院(2006)南民一初字第1402号民事讯断,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断认定:原、被告于1999年12月6日登记结婚,后双方因夫妻情感破裂于2005年3月经原审法院讯断准予离婚。2001年8月1日,被告曾向被告姐夫叶劲松乞贷20000元,因被告未能送还,叶劲松于2005年8月11日向原审法院诉请被告送还该款,原审法院遂以(2005)南民一初字第2762号讯断判令被告送还该款。现被告却以该乞贷是夫妻存续期间的债务要求被告送还。
 
  原审判断觉得:被告在本案中主张向叶劲松乞贷20000元应当由其与被告各送还一半的主张,因原审法院(2005)南民一初字第2762号讯断已发生法律服从,被告作为该案的债务人应当奉行讯断所必定的还款任务,但被告并未完备奉行还款任务,且本案被告并不是该案所必定的债务人。同时,原、被告在离婚时,被告已明确体现夫妻存续期间没有向叶劲松乞贷,且在(2005)南民一初字第2762号案审理历程中亦无提出该款属夫妻存续期间的债务。是以,被告的主张贫乏凭据,原审法院不予撑持。为此,依照《中华大众共和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最高大众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几多规定》第二条的规定,讯断:采取被告颜昇潮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810元,由被告颜昇潮负担。
 
  上诉人颜昇潮不服上述讯断,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认定毕竟弊端。1、原审没有明确界定上诉人向叶劲松的乞贷是夫妻共同债务还是小我私人债务,就讯断采取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是弊端的。其一,作为债务人的叶劲松只向上诉人主张权利,是因为叶劲松是被上诉人的姐夫。受诉法院凭据在官方假贷胶葛案中叶劲松只起诉上诉人,就只列上诉酬劳被告,已是漏掉了当事人,而原审法院在本案中又以被上诉人不是前案的被告为由,推断上诉人向叶劲松的乞贷是其小我私人债务,显着凭据不敷。其二,上诉人在离婚时,基础没有陈诉过“夫妻干系存续期间没有向叶劲松乞贷”这句话,而且没有提过此乞贷并不说明不存在此乞贷,也不克不及表白上诉人承认向叶劲松的乞贷是其小我私人债务,原审以此推断该乞贷是上诉人的小我私人债务是弊端的。
 
  其三,上诉人在官方假贷胶葛案的审理历程中无提出该款属夫妻存续期间的债务,是因为上诉人对《婚姻法》的规定不了解,直到债务人叶劲松申请法院凌辱实验时,上诉人才知道该规定。况且,没有提出也不表白上诉人承认向叶劲松的乞贷是其小我私人债务。2、毕竟上,2001年8月1日,上诉人向叶劲松乞贷20000元系用于购置自卸车进行运输,该毕竟已由原审判断确认。既然确认向叶劲松乞贷20000元是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的夫妻存续期间所欠的债务,且债务为夫妻共同保存所欠,那么凭据《婚姻法》第四十一条和最高大众法院关于有用《中华大众共和国婚姻法》几多题目的表白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该笔乞贷应由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共同送还。3、原审认定毕竟前后矛盾。其既已确认讼争的乞贷是在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夫妻干系存续期间所欠的债务,而在讯断主文部分却又推断为上诉人的小我私人债务,从而导致讯断弊端。二、原审有用法律弊端。原审法院竟然有用《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不允许当事人上诉,使人费解。据此请求:1、取消原审判断;2、讯断向叶劲松的乞贷20000元由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共同送还,双方各负担一半,余款10000元由被上诉人送还;3、一、二审的诉讼费由被上诉人负担。
 
  上诉人颜昇潮在二审期间向本院提交了深圳婚姻法律咨询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众法院实验看护书及该院实验局出具的代管款收据,和中国工商银行的现金存款凭条各一份,证明其已由法院经过历程实验本事,向叶劲松送还了10000元。被上诉人梁巧弟质证觉得,对上述材料的着实性没有贰言,但上述材料及其要证明的内容与被上诉人无关。本院觉得,应付上诉人颜昇潮在二审期间提交的上述材料的认证定见,详见“本院觉得”部分。
 
  被上诉人梁巧弟辩说觉得:原审认定毕竟清楚,有用法律精确,请求连结原判。被上诉人在婚姻干系存续期间并不知道有该笔乞贷,且该笔款项亦未用于家庭保存。
 
  被上诉人梁巧弟在二审期间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二审期间,本院依照被上诉人梁巧弟的申请,向佛山市南海区大众法院西樵法庭调取(2005)南民一初字第377号离婚胶葛案件开庭笔录一份,被上诉人以该份笔录证明本案双方当事人在该法庭进行离婚诉讼时,上诉人应付本案讼争的债务明确体现不予确认一事。经双方当事人质证,对该份笔录的着实性均无贰言,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经审查,本院对原审判断认定的毕竟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在(2005)南民一初字第377号离婚胶葛案件的审理历程中,当慎重人员扣问上诉人本案讼争的乞贷是否是是属实时,上诉人发表定见为“没有这回事,不予确认”;当慎重人员扣问本案双方当事人婚后有何共同财产时,双方均体现无任何财产可分割。在叶劲松向上诉人主张还款的(2005)南民一初字第2762号官方假贷胶葛案件的审理历程中,上诉人以借单不是其抄写为由进行抗辩,后又明确体现放弃采取笔迹判断的权利。此外,上诉人以处理惩处运输行业为生,向叶劲松乞贷购置的车辆运转了半年,每一个月有一万元左右的盈利;厥后帮别人开车处理惩处运输事故时,每一个月有三千元左右付出。被上诉人在陶瓷厂事故,月付出约一千五百元。
 
  本院觉得:凭据《中华大众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保存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送还。该规定中所指的为夫妻共同保存所负的债务,是指在婚姻干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或一方为连结共同保存的须要或出于共同保存的目的所负的债务。本案讼争的20000元乞贷虽发生于双方当事人婚姻干系存续期间,但在离婚诉讼中,上诉人已明确体现夫妻存续期间没有向叶劲松乞贷;且在债务人起诉还款的官方假贷胶葛案中,上诉人亦无提出该款为夫妻共同债务,其现提出该讼争的乞贷系夫妻共同债务,凭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上诉人应举证证明其毕竟主张。本案中,上诉人提交车辆购置和谈书一份,证明讼争的乞贷系用于购置自卸车进行运输,并主张所得盈利已完备用于夫妻共同保存。据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诉,上诉人处理惩处运输行业,付出颇高,被上诉人亦有安定的事故和付出,但双方离婚时均体现无任何共同财产可分割。
 
  上诉人主张其处理惩处运输之盈利完备用于家庭保存,但凭据一样寻常保存经历推断,以双方当事人的月付出,用于家庭一样寻常保存开支应有部分结余或其他物化的财产外形存在,现双方既无大宗财产也无银行存款,该毕竟与上诉人之主张不符。故本院觉得上诉人仅以一份和谈书,并不克不及充分有用的证明该笔债务所得盈利已用于夫妻共同保存。此外,上诉人在离婚诉讼审理历程中,对叶劲松的乞贷予以否认;在叶劲松向其主张还款时,上诉人又以借单不是其所抄写提出抗辩。而上诉人在本案庭审中,却述称讼争乞贷系被上诉人向叶劲松所借,由上诉人前去收取款项并抄写欠据。是以可知,上诉人的陈诉前后矛盾,可托度较低。凭据上述分析,并团结举证任务之分配综合思考,本院觉得,原审认定上诉人的主张贫乏凭据,不予撑持并无不当,本院予以连结。至于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提交的关于讼争款项奉行情况的干系材料,当然内容着实,但其所证明的内容仅系(2005)南民一初字第2762号收效民事讯断的实验情况,与本案无关,故本院不予采取。
 
  《中华大众共和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深圳婚姻法律咨询最高大众法院的讯断、裁定,和依法不准上诉大要凌驾上诉期没有上诉的讯断、裁定,是发生法律服从的讯断、裁定。原审援引该条法律只是作为判断(2005)南民一初字第2762号讯断是否是是收效的凭据,并将该收效讯断的内容直接作为证据采取。上诉人提出原审凭据该法条作讯断弊端的主张,是上诉人对法律规定及原判内容的误解。故对上诉人该项主张,本院不予采信。
 
  据此,依照《中华大众共和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讯断以下:
 
  采取上诉,连结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10元,由上诉人颜昇潮负担。
 
  本讯断为终审判断。